五条半摩羯鱼的故事

福建省世茂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开馆仪式

作者:张庆华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那天,我正在家里浏览电脑时看到一只新闻,说是印度鲶鱼泛滥成灾。当我正在判断此新闻真假之时,陈国桢先生用微信给我发来了一条鱼——青瓷摩羯鱼。

       这天,陈国桢先生是去福建石狮参加2021年1月20日“福建省世茂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开馆仪式”的,是在去福建的动车上发给我的。当时我想,这条鱼是不是与这次行程有关?后来证实,不但此鱼与这次行程有关,而且还有一个传奇的故事,更巧的是,这个故事真与印度有关,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关。

        福建省世茂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开馆仪式


        说起摩羯,人们往往联想到摩羯星座。实际上,摩羯鱼与摩羯星座没有半点关系。摩羯鱼为佛教中的一种神鱼,来自佛教王国印度,其地位类似中国的河神,有着翻江倒海的神力。大藏经《一切经音义》卷四十云:“摩羯者,梵语也。海中大鱼,吞噬一切。”所以,摩羯鱼的造型非常独特,龙首鱼身,昂首摆尾,龇牙咧嘴,遍体鱼鳞,显露凶恶之相。尤其是那张口如赤谷的大嘴,似乎能吞噬一切。

        在古印度的神话传说中,摩羯鱼身形巨大,常以兽首(鳄鱼、大象)、长鼻、大口、利齿、鱼身鱼尾的形象出现,被认为是河水之精、生命之本。《洛阳伽蓝记》记载:印度辛头大河西岸有一座塔,塔身石头上是鱼鳞纹样。原来,这里便是佛经中的摩羯国。如来为了救护摩羯国中深受疮病之苦的百姓,跃入水中,化身为大鱼。摩羯国人吃了如来幻化的鱼肉,如服灵丹妙药,病体痊愈。于是摩羯鱼便成了如来的象征,佛教的圣物,受到众多信徒的顶礼膜拜。


        20多年前,陈国桢先生在浙江绍兴的东关古玩市场上看到一条青瓷摩羯鱼,立即被它生动、奇特的造型所吸引。因为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,当时他还不知道叫什么,更不知道是派什么用场的。但他凭着对越窑青瓷的热爱和执着,一见钟情,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它。

        事隔二年后,又有朋友给陈国桢先生送来一条青瓷摩羯鱼,与前一条形状大小差不多,只是细节上有些区别,如鱼鳍的形状和花纹不一,釉色略有差异,但都属于五代时期的越窑青瓷精品,它们被名为“越窑摩羯鱼灯一对”,收录在自己主编的《越窑青瓷精品五百件》一书。该书于2007年9月由“西冷印社出版社”出版。


        最早的“越窑摩羯鱼灯一对”收录在《越窑青瓷精品五百件》一书中


       那时,陈国桢认为传世的越窑青瓷摩羯鱼只有他收藏的两条,当属罕见之物。2012年,浙江历史博物馆举办文物展时曾向他借展,并把那两条青瓷摩羯鱼印在海报封面上。

        2012年底,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邀请陈桢国先生的越窑青瓷精品参展,这一对越窑青瓷摩羯鱼灯也在其中。此时,北大考古系秦大树教授告诉陈国桢,他在考察印尼“井里纹”沉船时发现一条摩羯鱼的标准器型,称为“青瓷摩羯鱼酒杯”。只是该文物经过海水的长期侵蚀,釉色完全没了,但形态很完整,尤其是尾巴更张扬,与陈国桢先生收藏的两摩羯鱼的尾巴,有明显区别。

        陈国桢先生认为,他的两条摩羯鱼显然是生意人随意加上去的。为了确保文物的真实性,他委托上林湖的中国越窑非遗传人孙迈华老师之子孙威,按照秦大树教授提供的原比例图专门做了二条尾巴,重新修复一新,尾巴与“井里汶”沉船上的那条一模一样。该矫正修复的“摩羯鱼”,后又收录在陈国桢先生主编的《叠翠》一书上。

       陈国桢收藏的经过尾巴修改的两条越窑青瓷摩羯鱼


        这条“井里汶”沉船上出现的青瓷摩羯鱼,不但显露“真身”,还揭开了公元十世纪的一个沉船之谜。

        历史总有自己的节奏,耐心地等待着机缘巧合的那一刻。2003年2月,当地渔民在印尼爪哇岛附近井里汶海域发现了一条古代沉船,船沉没至海底深达56米,打捞难度大,从发现开始直至2005年10月才打捞结束,在沉船上打捞出49万多件片器物中,中国瓷器占了75%,而越窑青瓷在30万件以上,其中包括一条越窑青瓷摩羯鱼。

      这条青瓷摩羯鱼,虽然釉色全无,但形体完整,没有一点缺损,堪称奇迹,这就是已知的第三条青瓷摩羯鱼。

       之后,绍兴收藏家孙海芳也有一条残缺不全的越窑青瓷摩羯鱼,经越窑青瓷修复大师詹文龙先生努力,修复如初,非常漂亮。当属半条。

        至此,面世的青瓷越窑摩羯鱼有了三条半。

        在印尼“井里汶”沉船打捞出的一条青瓷摩羯鱼

        绍兴收藏家孙海芳的经修复后的越窑青瓷摩羯鱼


        踏破铁鞋无处觅,得来全不靠功夫。也许是青瓷收藏家陈国桢的名气在外,2017年底,又有朋友向陈国桢先生送来一条越窑青瓷摩羯鱼。这条鱼与众不同,属于“无齿无翅”版本,令人稀奇,但器形和釉色,都相当完整,堪称奇迹。陈国桢先生如获至宝,便以重金收购。

       这次去福建石狮参加开馆仪式,陈国桢先生作为礼物,送给了福建省世茂海上丝路博物馆的许荣茂主席。因为青瓷摩羯鱼作为海上丝路的参与者和见证者,送给海上丝绸路博物馆,恰如其分,也是一种缘分,自然又添一段佳话。 

        突然间,越窑青瓷摩羯鱼增至为四条半。

        2021年1月20日,送给许荣茂主席的一条青瓷摩羯鱼


     奇迹继续在发生。第五条摩羯鱼也出现得出人意料。2018年初,杭州吴山广场地铁建设工地又发掘出一条越窑青瓷摩羯鱼。这条鱼虽然嘴巴有点缺损,但总体还算完整,釉色也很好。前阶段,还拿出来展览过,杭州市民争相观看,啧啧称奇。面对观众的疑惑,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向观众解释说:“这叫摩羯鱼灯,里面放油,再放一根灯芯,可以用来点灯。”这条鱼现为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收藏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2018年初,杭州吴山广场工地发掘的越窑青瓷摩羯鱼,目前为杭州文物考古所收藏


        摩羯鱼,作为佛教界的神圣之物,从印度传入中国,又作为中西文化交流的文明使者,游弋在“海上丝路”上,见证了一段历史,承载了太多的传奇故事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五条半青瓷鱼,均属越窑青瓷,虽然大同小异,但仔细观察,造型和纹路又不尽相同,值得进一步探索和研究。

        所幸的是,这一条条差一点消失在历史汪洋中的鱼,或浮出水面,或钻出泥土,重见天日,见证了一段段不同寻常的故事。但是,到目前为此,尚不为人知的青瓷摩羯鱼到底还有多少条?谁也不知道,就像水底下的鱼,看不清,见不到。我认为,当时所产的青瓷摩羯鱼肯定还有很多,而存世的也不会是只有目前面世的五条半。也许,有收藏家深锁在柜子里不愿示人;也许,还有“漏网之鱼”藏身在水底的历史淤泥中,只是缘分未到,正在静静地等待有缘人。

        我想,像今日印度鲶鱼泛滥成灾已不太可能,但类似的青瓷摩羯鱼肯定还会出现一二条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假如,真的只有目前的五条半“鱼”,物以稀为贵,不但珍贵,当可列入濒临灭绝物种,更需要好好地收藏和保护了。

        2021/1/25

浙ICP备18009362号-1